摄影

George Turner-草原霸主温顺的另一面

George为我们展示了这些猛兽不一样的时刻,摄影师希望自己的镜头可以除了拍摄下美外,更多的体现一些有意义的画面,能唤起人们对于生态的保育意识。  

Rinzi Ruiz-从光影中诞生的都市黑白摄影作品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街头摄影师Rinzi Ruiz喜欢在都市中捕捉光线,利用光与影产生的强烈对比在画面中呈现出独特的线条,并通过黑白影调进一步强化照片……  

Matthieu Bühler-城中异色

Matthieu Bühler是一位来自法国,目前定居在日本的摄影师兼设计师,这组作品名为“霓虹梦”。一方面,摄影师捕捉了城市夜间霓虹灯映射下的城市……  

Salvador Cueva-冬日里糖果色的回忆

来自墨西哥的摄影师Salvador Cueva所拍摄的作品《Coney Island》(科尼岛),这组作品带观者回到了童年时的记忆。蔚蓝天空下,嘉年华的游乐设施……  

Annie Guttridge-古典的诗意与艺术美

Annie Guttridge的作品总是通过俯视的角度去拍摄,让那些生活在海洋中的原住民悠闲的游过镜头,进而慢慢的远去,美丽、诗意还带着一点古典的味道。  

Jvdas Berra-卖梦的天才摄影师

来自拉丁美洲的年轻摄影师Jvdas Berra打破了我们的传统印象,他的作品超越了平凡和商业,将时间的纹理印刻在画面中定格成永恒。  

Jason M. Peterson-100万粉丝的摄影师

在过去的25年间,摄影师Jason M. Peterson坚持以黑白的影调拍摄城市人文,这位来自芝加哥的摄影师通过自己追求极致的精神……  

Serdar Ozturk-被城市遗忘的凄美之地

来自芝加哥的摄影师Serdar Ozturk通过自己的视角探索世界上那些偏远的、被遗忘的地方。他的作品收入了破旧的教堂、篮球场、剧院以及废弃的建筑。  

Tim Walker-倍耐力2018年历 浮夸视觉演绎

一年一度的倍耐力年历,再次集结了最强实力的制作班底:由英国版《VOGUE》主编Edward Enninful负责造型,顶级场景设计师Shona Heath布景……  

[摄影故事] 玛格南摄影师眼中的中国

玛格南图片社代表了摄影的高度,并以深入捕捉全球的真实影像而著称。中国无布例外成为了玛格南成员们乐于关注的国家,从60年代一直到改革开放后……  

Mike Kelley-全俯拍视角展现美国繁忙的机场

曾因创作了“百架飞机同时起飞”超现实主义摄影作品而名噪一时的摄影师Mike Kelley近日重操旧业,再度将镜头对准了美国机场。  

Priscila Valentina-为壮丽的婚纱照徒步40小时

摄影师Priscila Valentina近日接受了一对新婚夫妇的委托,徒步14小时为他们在挪威的“恶魔之舌”拍摄了一组史诗级别的婚纱照。  

E.E. McCollum-裸茧丝欲

来自美国华盛顿特区的视觉人像摄影师E.E. McCollum拍摄的这一组摄影作品名为“Cocoon”(茧),画面中的模特妖娆的包裹在丝质套中,即是裸体又是雕塑。  

John Crawford-用iPhone拍照的恶棍诗人

John Crawford,自称恶棍摄影师,却被摄影界盛赞是构图和细节诗人!他用单反和iPhone进行拍摄创作,最近更是频繁的发布其手机摄影作品……  

Elena Iv-skaya-模特转行摄影

Elena Iv-skaya曾经是模特,现在她决定站到相机的背后,成为一名时尚摄影师。她的作品风格优雅而具有美学,这一系列作品名为《梦想池》……  

Kevin Couliau-教练,我想打篮球

Kevin Couliau认为,如果我们开始叙述篮球的故事、神圣的历史和文化,篮球像是一种宗教,牧师的低吟,而公园则是治愈伤口的神圣之所。  

Sébastien DEL GROSSO-用后期打造暗黑系城市建筑风光

摄影师Sébastien DEL GROSSO来自法国巴黎,早些年我们层为大家介绍过他的一组创意自拍,当时这组作品在网络上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Hisakata Hiroyuki-喵星人“非比寻常”瞬间

日本摄影师Hisakata Hiroyuki花了很长的时间拍摄那些动作“非比寻常”的喵星人,它们或飞在空中,或摆出战斗的姿态,样子十分的滑稽,像极了武术家和忍者。  

Mustafah Abdulaziz-水

水是生命之源,然而在全球有许多地区却遭受着水污染与紧缺的威胁。2011年,摄影师Mustafah Abdulaziz开始了一个摄影项目,预计用16年拍摄完成。  

Benny Lam-1.5㎡的香港梦

在香港夜晚迷人的霓虹灯外,还有多少人只能做着没有颜色的梦。Benny Lam告诉国家地理的杂志说:“拍摄完这个项目,我回到家里就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