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世界

Paul Fusco-切尔诺贝利的遗产(chernobyl legacy)

Paul Fusco曾经在俄国进行长期拍摄,记录了在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事件发生后那里的一切,并且出版成画册《切尔诺贝利的遗产》。在他最近的作品中,记录了加利福尼亚的艾滋病患者、纽约的无家可归的孩子以及福利机构。Paul Fusco现在居住在纽约依然进行着自己的拍摄工作。  

美国四十年前的环境污染

美国环保署雇佣了超过一百位摄影师,他们不仅记录了显著的环境问题,同时也扑捉人们每日的日常生活,显示我们如何和环境相处的同时记录了那时候美国人看待他们那个时代。  

年度事件盘点-动荡2011年

今年,动荡成为西方民主国家的一个日常面貌:不论它们是和平的(大多数都是这样),比如占领运动(the Occupy movement),还是暴力的,比如伦敦骚乱。  

摄影师眼里的阿富汗战争

美国的9.11 事件,导致了在2001年美国联合阿富汗北方联盟对塔利班的一场战争. 战争结果:塔利班政权被推翻,基地组织基本被消灭,所谓的恐怖组织也被唬住了一段时间.可是阿富汗百姓们的生活也受到了严重的创伤.这种以暴制暴的方式,只会让更多的人失去亲人,失去家园.而绝望者,开始仇视起使自己家园被毁,如此恶性循环着.  

达茜·帕蒂-跟拍患艾滋病女子18年纪实摄影

在过去18年,美国独立摄影师达茜以艾滋病感染者茱莉为主角,拍摄了一系列有关家庭、艾滋病、嗑药、滥交、贫穷、降生与死亡、骨肉分离与家人重聚的纪实作品。这是一个有关两个非凡女人的伟大作品,达茜· 帕蒂拉用一种震撼的方式表达了自己对美国当代社会问题的深深忧虑。  

Claire Martin-子弹下的生命

“Caracas, The City of Lost Bullets”,“在委内瑞拉,一个生命的价值便等同于一颗子弹,首都加拉加斯的贫民窟,每周都有数十人在街头暴力和毒品交易中丧生。社会底层缺乏机会脱离贫苦,政府机构贪污腐败,武器枪械自由买卖,家庭分崩离析….这里的男孩子们不知道自己会在哪一天成为受害者,或成为凶手…”  

朝鲜饥荒-纪实摄影

2011年9月29日,朝鲜黄海南道位于最近受洪水和台风袭击地区的Soksa-Ri联合农场,经理Pak Su Dong展示灾害对农作物的破坏。三月,世界粮食计划署估计有6百万北朝鲜人需要粮食援助,有三分之一的儿童患有慢性营养不良或出现成长受妨碍。然而,即便在破坏极大的夏季洪水和台风加重危急形势之前,正在上升的全球商品价格、朝鲜因核导弹项目受到的制裁和其运作不良的粮食分配体系已经引发了一场饥饿危机。  

Mark Leong-亚洲野生动物贸易

这些照片被刊登在今年1月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上。10月25日,梁永光获选“2010年环境与野生动物摄影年赛”(Veolia Environnement 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摄影记者组”冠军,得奖的照片共6张。该大奖由英国BBC《野生动物》杂志与英国自然历史博物馆联合举办,自1964年创办以来,已成为世界野生动物摄影领域的顶尖赛事。今年,该大奖首次设立“摄影记者组”项目奖。  

Tyler Hicks-美墨边境偷渡客的真实生活

这是纽约时报的记者泰勒·希克斯(Tyler Hicks)拍摄的一组照片,反映了在美墨边界墨西哥一侧等待偷渡越境者的艰难生活。美墨边界上的偷渡活动一直是令美国当局头疼的问题,虽然通过多年的努力,包括构筑很高的边界墙,加强巡逻,扣留拘捕偷渡者并驱逐回墨西哥等措施,依然屡禁不止。  

非洲艾滋病危机

赞比亚安养院中,一名遭受艾滋病蹂躏的男子在医院人员的帮助下准备沐浴,虚弱的身体让他连这种简单的自理都无法单独进行,常人眼中舒适的沐浴却成为他们每天例行的一次折磨。 在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每天约有6,500人死于艾滋病,数以百万计的儿童因此沦落成为孤儿。这组由摄影师汤姆-斯图达特(Tom Stoddart)拍摄的照片在英国莱斯特大教堂公开展览。它们提醒着我们,一出出常被人们遗忘的悲剧其实每天都在世界的某个角落上演着。我们不能忘记,他们需要帮助。  

Will Steacy-到穷街陋巷去

Will Steacy,1980年出生,是一位高产高质的美国摄影师,主要拍摄肖像和景观类摄影。 他的作品集《到穷街陋巷去》(Down These Mean Streets),记录了他午夜在美国贫民区游荡的所见所闻。每到一个城市,他会带着他的大取景照相机,徒步从机场走到商业中心区,探寻存在于美国城市内部的恐惧和废弃。Will承认,在做这个拍摄项目的时候,会有些害怕。但是他相信,这样的冒险和追求极致会十分有意义。  

Jose Ferreira-无法想像的悲惨生活环境

葡萄牙摄影师Jose Ferreira纪实摄影。这个世界一半富足一半贫穷,我们永远无法衡量这个世界每一个人的价值,更无力让那些受苦的人得到幸福,因为就连我们自己都身处苦难之中....  

俄黑手党私生活记录

提到“黑手党”这个词,难免叫人有些不自在,下面就来一起瞧瞧俄罗斯黑手党的生活。俄罗斯黑手党们镜头中的私生活,几乎看不到穷凶极恶的一面。  

Fazal Sheikh-寡妇的生活

Fazal Sheikh,1965年出生,美国人,是一位善用黑白影调的纪实摄影师。   他的作品偏重于记录流离失所的流浪者,为了拍摄,他游历了世界上的很多国家,例如索马里,印度,巴西,阿富汗等等。   2005年,他出版了摄影画册《解脱》(Moksha),这个摄影项目对印度圣城温达文中的寡妇进行了记录。在长达三年的拍摄中,他得到了拍摄对象的认可,她们与他畅谈生活——充满着精神暴力、性虐待和忽视。  

Pari Dukovic-拳赛

Pari Dukovic,1984年出生,土耳其人,纪实摄影师,现居纽约。2010年,他回到家乡对土耳其的特有摔跤(Kirkpinar)进行了记录,这项运动最早可以追溯到1362年,现在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保护项目。无论是拍摄拳赛、滑稽舞者、伊斯坦布尔的街头摄影,还是拍摄纽约、时尚秀的后台。Pari的摄影作品总是用高对比度、富有质感和暗色调来呈现。这组作品来自于他的作品集《拳赛》。  

Anton Kusters-走入日本黑社会

比利时摄影师Anton Kusters经过几个月的协商之后,终于获得了跟随日本黑社会帮派YAKUZA的拍摄许可,开始了长达2年的影像记录。  

Veejay Villafranca-中国黑手党船员

菲律宾摄影师Veejay Villafranca的摄影集《Marked》记录了一个自称“中国黑手党船员”(Chinese Mafia Crew,CMC)的菲律宾黑帮团伙。  

Claudio Edinger-拉丁美洲最大精神病院

Claudio Edinger,巴西摄影师。他的作品集《Madness》拍摄于拉丁美洲最大的精神病,这些记录精神病患者生活的影像直触观众心灵,令人印象深刻。  

Peter Hebeisen-不忘历史!探访曾经血腥的历史战场

瑞士摄影师Peter Hebeisen带着相机探访了欧洲历史上的著名战地遗址,在这些地方,都曾发生过惨烈的战役,而现在却是充满了安详宁静,邪恶的战争并没有吞没自然的美丽。  

哥伦比亚淘金者的生存实录

在哥伦比亚安第斯山脉的的雨林中,淘金者在这里寻找他们的黄金梦。这里并不是天堂,在这里不但有毒贩武装,还有随时可能出现的哥伦比亚游击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