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世界

Angelo Merendino-一场我们没有选择的战争

Angelo Merendino的妻子被诊断出乳腺癌,四年犹如过山车般的历程彻底改变了这对夫妇的生活,用镜头记录下了妻子对抗癌症的每一天。 在Merendino的影像中,记录了妻子在治疗中受到的痛苦,生活中体现出的心态,和朋友们在一起开心的状态。 正如这个题目所说,一场我们没有选择的战争。当无情的病魔之手伸向温馨美满的家庭时,我们面对的正是一场我们没有选择的战争。 看完这组照片心里会难过。让我们珍惜现在,珍惜眼前吧!  

Daniel Beltra-用摄影呼吁生态平衡

丹尼尔•贝尔特拉(Daniel Beltra)是位非常有激情的生态摄影师。他曾花了两个月时间从高空拍摄墨西哥湾漏油事件所引发的生态破坏。  

2011 Visa de l’ANI摄影奖

《瓜地马拉的饥饿》:在危地马拉东部干旱地区,有超过5万人处于严重饥饿状况,慢性营养不良对婴幼儿造成了不可逆的破坏性影响。  

[摄影奖项] Overseas Press Club Award 摄影奖 2012

一年一度的Overseas Press Club Award摄影奖评选结果刚刚公布,法国摄影师Andre Liohn获得今年的Robert Capa Gold Medal奖,Pete Muller获得John Faber奖。  

Sergey Larenkov-欧洲的战争之魂

来自俄罗斯摄影师 Sergey Larenkov 的作品,透过精心的照片合成技术,将现代欧洲与二次大战的照片结合起来,在充满欢乐轻松和平的环境之中。  

2012普利策“特写摄影奖”作品

2012年普利策奖公布了「特写摄影奖」,由《丹佛邮报》的 Craig F. Walker 获得,其作品「Welcome Home, The Story of Scott Ostrom」是围绕一名退伍军人 Scott 的故事。  

Gustavo Lacerda​-白化病人

巴西摄影师Gustavo Lacerda, 完成了这个白化病摄影系列, 并通过这个系列获得了很多奖项, 也希望更多人通过这个摄影作品,更好的认识白化病人。  

Eugene Richards-American We

Eugene Richards,美国摄影师,出生于1944年,年轻时曾加入美国志愿者组织VISTA,前往东部阿肯色州,这段经历对他的人文摄影产生了巨大影响。  

Marcus Bleasdale-一个被洗劫的民族

Marcus Bleasdale曾经是一名银行家,每天坐在10台电脑和25部电话前,年薪82万。Marcus Bleasdale的工作影响了全世界范围内的决策者。他的照片曾被美国参议院、众议院、联合国及英国议会等使用过。  

切尔诺贝利25周年

1986年4月26日,现在属于乌克兰的切尔诺贝利核反应堆4号反应炉爆炸。这场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民用原子能爆炸导致了大规模撤离和长期的健康、农业和经济创伤。  

Alessandro Grassani-环境性迁移:最后的幻想

Alessandro Grassani一个正在进行中的项目。在这个项目中,摄影师将镜头对准那些因环境变化造成人口迁移的国家和地区,试图揭示出这种现象给人们生活带来的改变。目前Grassani已经完成在蒙古和孟加拉国的拍摄。  

Pieter ten hoopen-地震后的巴基斯坦

这是瑞典摄影师Pieter ten hoopen的纪实摄影作品。这些在2006 年于巴基斯坦Balakot城所记录的震灾照片却凄凉美丽而且让人极度震惊。  

Marco Vernaschi-冲击感官的纪实摄影

来自意大利的摄影师Marco Vernaschi,是第53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荷赛),一般新闻类组照金奖获得者。这组是他2010年摄影作品。他的黑白纪实作品反差强烈,视觉冲突明显。  

Laia Abril-暴食症者的一天

Jo 是一个21岁的英国姑娘,她正在与暴食症作斗争——这是一种饮食失调症。作为一个暴食者,她觉得自己很恶心,所以她一直不敢让父母和男朋友知道。  

Zana Briski-《生于妓院:加尔各答红灯区的孩子们》

Zana Briski于1966年出生于英国伦敦,是一名摄影师和导演,最广为人知的作品为《生于妓院》,曾获第77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Zana始终相信不论是艺术的创作者还是观赏者,都能从艺术中汲取生命的能量。带着这种坚定的信仰,她联系到一个名为Kids with Cameras的非营利组织,这个组织旨在向全世界贫困社区的边缘儿童教授摄影的艺术,让他们发现生命的美好和光明。这段经历对Zana日后的创作产生很大的影响。  

Zone Zero-荒芜监狱摄影

大约3年半以前,Cuernavaca,位于Atlacomulco街的城市的监狱被撤离。同住者和警卫在Atlacholoaya,Morelos里被转到一座新监狱。  

澳大利亚女囚众生相:茫然表情下的罪恶之心

照片是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警察局在1910年到1930年间记录下的女囚犯的众生相,她们茫然的表情下隐藏着一种让人惊悚的罪恶之心。  

Rita Neves-劳工阶级英雄

葡萄牙摄影師Rita Neves拍摄了柬埔寨语泰国劳工的工作与生活情形,取名为《WORKING CLASS HERO》,这也是John Lennon的一首歌。 对于Rita Neves的介绍并不多,可以说找不到。他拍摄的照片,张张如石刻一般凝重,有棱有角,丝丝入微,看着这组照片,会找到我们上一代或现在身边的人的影子。  

Johannes Hahle-基辅沦陷时期的悲惨照片

乌克兰首都基辅1941-1943年间被纳粹德国占领,人民遭受残酷对待。娘子谷(Babi Yar)是基辅北部的一条大峡谷,因德国占领军曾在此大量屠杀平民与战俘而声名狼藉。这一组令人发指的照片由德国战地摄影师Johannes Hahle在基辅沦陷十天后拍摄。  

Andrea Bruce-阿富汗喀布尔难民营里的严冬

2012年1月份,阿富汗遭遇极其恶劣的暴风雪天气,首都喀布尔仅Charahi Qambar难民营就有至少22名5岁以下的儿童被冻死,人道援助迫在眉睫。喀布尔难民营的多数难民来自南部的赫尔曼德省,或南部暴力不断的桑金(Sangin)地区。据悉,有些难民在那里已经生活了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