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世界

Agan Harahap-超市里的动物园

人类发展对动物界做成的影响愈来愈大,人类和动物生存的界线也愈来愈模糊。印尼摄影师Agan Harahap,正想透过相片探讨这个问题。  

Thomas P. Peschak-舌尖上的血腥鲨鱼贸易

10多年来,德国摄影师托马斯・帕斯查克(Thomas P. Peschak)一直用手中的镜头记录世界各地的鲨鱼和血腥的鲨鱼贸易,其中就包括阿拉伯半岛。  

Andrea Diefenbach-没有父母的国家

德国女摄影师 Andrea Diefenbach 从一个非常特殊的观察角度来记录摩尔多瓦共和国所面临的劳动力移民状况,以及这一问题对其未来产生的影响。  

Eric Valli-美国原始角落的人们

法国摄影师Eric Valli寻访美国原始角落,拍摄到这些离群索居的人。他们希望尽可能与自然和谐共处,减少人类对地球的影响。  

Ton Koene-标本背后

摄影师Ton Koene于2012年6月深入纳米比亚温得和克,探访那里的动物标本制作作坊。来自德国和美国的猎人在纳米比亚猎杀各类野生动物。  

[摄影奖项] 2012 Prix Virginia 女摄影师奖

27岁的女摄影师 Liz Hingley 以记录英国贫困阶层家庭生活的拍摄项目“The Jones's family”成为本届优胜者,获得10000欧元奖金以继续其拍摄计划。  

Lewis Hine-纪实摄影童工

摄影师Lewis Hine于1908年成为美国童工委员会的摄影师。期间他拍摄了很多童工的照片,纪录了童工艰苦的生活。  

[摄影奖项] Ian Parry Scholarship 2012 摄影奖

Ian Parry 摄影基金宣布出生于1989年的美国摄影师 Adrian Fussel 以记录美国年轻新移民社区生活的拍摄项目“My Name is Victory”成为今年的获奖者。  

Hiroki Kobayashi-海啸过后

日本摄影师Hiroki Kobayashi以一个离开日本多年的人的角度来记录日本东南海岸人们灾后的生活,平实地呈现出人们面对未来的乐观与坚持。  

Matus Bence-街头的沉睡者

Matus Bence,美国摄影师,现居纽约。他最近常奔走于纽约的地铁、车站、公园……捕捉真正的街头风格和生活的艺术。  

妈妈永远陪着你

这是一位母亲为了保护她的孩子所花去的全部时光。从更广泛的意义看,这是父母为了孩子所愿意做出的牺牲。  

Majid Saeedi-内战的永久恶果

Majid Saeedi1974年出生,曾任时代杂志摄影师,现为盖蒂图片社摄影师。这组《阿富汗:内战的永久恶果》荣获联合国儿童基金会2010年度照片第二名。  

Palíndromo Mészáros-浩劫后的那条红线

西班牙摄影师 Palíndromo Mészáros 所拍摄匈牙利小镇 Ajka 毒泥事件半年后的纪实摄影作品。2010 年匈牙利氧化铝工厂废弃毒泥外泄。  

Timothy Archibald-自闭症儿童

美国的摄影师 Timothy Archibald,他的儿子 Eli 是自闭症儿童,然後他以一辑名为「Echolilia: Sometimes I Wonder」的作品,来演绎这一切。  

[摄影奖项] 2012 Awakening World Awards 摄影奖

德黑兰当代艺术馆的“Awakening World Awards”评选结果刚刚公布,伊朗摄影师Hossein Fatemi以一组记录阿富汗战争的作品获得今年的一等奖。  

[摄影故事] 摄影师换胶卷错失拍摄越战经典照片机会

摄影师Nick Ut在1972年拍摄的这张在凝固汽油弹袭击中逃生的越南女孩的照片,已经成为越战的象征和经典作品之一。  

Bill Charles Represents-第三世界人民

Bill Charles Represents是一支来自于纽约的摄影组,他们到达世界各地,深刻地记录下了第三世界国家与他们人民的生活,向社会大众传达着信息 - 看看那些人吧!请珍惜目前拥有的!  

Thomas Jorion-伊豆的旅馆

法国摄影师Thomas Jorion通过对日本Izu市郊区被废弃的旅店的拍摄,来呈现消费主义对人类社会产生的影响,以及这种影响转移而导致的改变。  

GMB Akash-没有扶手的火车顶

来自孟加拉的摄影师 GMB Akash,用一段长时间,在孟加拉国的火车顶上拍摄众生相,一幅一幅色彩缤纷、构图精巧的作品,其实是危机四伏的故事与画面,那强烈动态模糊的背景,正是这死亡列车的背景旋律。  

毒品战争阴影下的中美洲

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贩毒者一直把中美洲当作毒品中转站。墨西哥警方和哥伦比亚警方强力打击犯罪组织并杜绝加勒比海区的毒品走私,此举动进一步增强当地联合组织的势力,以促使毒品深入到无力抗争的中美洲国家。 据美国当局雷达追踪数据显示,2010年在海运知名药品可卡因北上途中,其中84%的药品途径中美洲。同时表示,途径中美洲的药品比例增长速度飞快,由2006年的23%涨至2008年的44%。据悉,中美洲共七个国家,其中五个都被列入“二十大非法毒品生产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