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世界

Benny Lam-1.5㎡的香港梦

在香港夜晚迷人的霓虹灯外,还有多少人只能做着没有颜色的梦。Benny Lam告诉国家地理的杂志说:“拍摄完这个项目,我回到家里就哭了。”  

[摄影故事] 中国记忆-上帝保佑吃饱饭的人民

可以说,这些照片不是因某个主题而聚集到一起,而是因某个意念而相遇,比以往更夺目,甚至超越纪实、现实的意义。  

Andrea Star Reese-印尼监禁精神病人的封闭牢笼

摄影师 Andrea Star Reese的作品「Disorder」拍摄位于印尼的精神病家庭、收容所、医院等精神疾病患者照片。  

Bill Podlich-1967年塔利班统治前的阿富汗

只看上图的话,或许你会以为是美国一个不知名的公园旧照片,但事实上,这里是阿富汗。听到这个国家的名字,可能你就会想到恐怖袭击、战争……  

Rex Moribe-3岁小女孩的流浪生活

导演Rex Moribe拍摄了一辑纪录片「Dear Thalia」,主角就是名为Thalia的3岁小女孩,她的妈妈Tracy由于心脏病而失业……  

Ardiles Rante-这不是滤镜效果,这是毒雾

印尼摄影师Ardiles Rante拍摄了因印尼火山所造成污染地区的情况,印尼山火自年初起,已经排放了超过16.4亿吨二氧化碳。  

Slava Stepanov-地球最北端的工业城市

俄罗斯摄影师Slava Stepanov到访位于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边疆区的工业城市Norilsk(诺里尔斯克),纪录这个看起来很像玩具积木,却又有着残酷真相的城市。  

Matt Black-他拍下了美国最贫穷的地方

美国纪实摄影师马特·布莱克(Matt Black)多年来走访了70个贫困率高于20%的美国城镇,用黑白胶片记录下这些被抛离在“美国梦”……  

[摄影故事] 越战女孩获赠免费激光治疗,抚平40年伤疤

这幅摄于1972年6月8日的照片,被视为越战里最关键、最具影响力的影像之一,图中赤裸奔跑、痛苦哭喊的小女孩金芙,成为战争受害者的代表人物。  

Laura Hospes-精神病院中的自拍像

Laura Hospes,荷兰女摄影师,现年21岁,这组作品名为《UCP-UMCG》,Laura Hospes曾因抑郁、焦虑和饮食失调而入精神病院治疗……  

Edward Honaker-抑郁症摄影师作品

21岁摄影师Edward Honaker患上抑郁症后,开始用一系列另类的黑白照片记录自己的个人经历,他希望通过他的作品能够得到抑郁症患者的共鸣并得到社会的重视。  

Dark Tourism-人类灾难与惨剧的旅行团

来自摄影师Ambroise Tézenas的系列作品《I Was Here》,拍摄的是被称为Dark / Grief Tourism 的景色,这是种存在已颇长时间的旅行团……  

[摄影奖项] 石川竜一-2015木村伊兵卫摄影奖

2015年木村伊兵卫摄影奖评选结果近期公布,30岁的日本年轻摄影师石川竜一成为了今年的获奖者,是一名惯常使用中画幅相机的拍摄者。  

韩国海难死难者父母与他们永不再回去的房间

2014年4月16日,韩国客轮「世越号」沉没,造成超过300人丧生,当中最震撼的,是大多数死者均为非常年轻的高中生,对于他们的父母来说……  

Roger Ballen-南非小镇的噩梦、怪异与边缘人

Roger Ballen于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在南非小镇 (或称 dorps) 拍摄那些被隔离的白人,他们当中很多失去了昔日的特权,不少对象因各种问题……  

Maureen Ruddy Burkhart-肯尼亚贫民窟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美国女摄影师莫琳•拉迪•伯克哈特(Maureen Ruddy Burkhart)前往肯尼亚首都内罗毕,拍摄了世界上最大的贫民窟——基贝拉贫民窟。  

Liron Shimoni-白色阴影

世界上平均每2万人中有一人患白化病。《白色阴影》是摄影师Liron Shimoni有感于一则关于坦桑尼亚白化病人受攻击的报道而前往拍摄的。  

[摄影故事] 全球最悲惨的24张照片

一只秃鹰正在靠近一名苏丹儿童。很显然这个孩子快死了,秃鹰正在耐心等待一顿大餐。这个孩子正在爬向联合国食品营,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Grace Brown-他强奸我时说的话

Grace Brown启动了一个摄影项目:让那些曾经受到性侵犯的人写下当时性侵者对他们说的话。项目2011年10月开始,到现在已经完成了数百名性侵受害者的拍摄。  

[摄影奖项] 2013 Getty Grants for Editorial 基金

今年一共有5名摄影师入选,分别为Matt Eich、Samuel James、Eugene Richards、Tomas van Houtryve、Marco Gualazzini以及Tomas van Houtry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