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欣赏

Felix Hernandez Rodriguez-看大师如何发挥创意

来自墨西哥的摄影师 Felix Hernandez Rodriguez,他称自己的作品为「Dreamphography」,是一种实践梦想的影像。  

[摄影故事] 拯救触电同事而献上的「生命之吻」获1968年普利策奖

摄影师Rocco Morabito所拍的1967年经典作品「The Kiss of Life」,展示的是一位名叫JD Thompson的工人,正为同事以口对口人工呼吸方式急救。  

[摄影奖项] 第13届Smithsonian Magazine冠军作品赏

美国杂志 Smithsonian Magazine 第13届比赛结果已经公布了,是次比赛共收到来自168个国家、46,000份作品。  

Nadia Aly-上天入海的女汉子摄影师

Nadia拥有数字媒体领域的专业学位,曾经在微软和Google有过工作经验,而她之所以辞职,则是为了她的两个心头好:摄影和自携带呼吸设备式潜水。  

Robert-夫妻档以戏剧化的手段揭示残酷现实

Robert与Shana ParkeHarrison这对夫妇在过去20年间一直致力于通过影像来研究人对环境所产生的巨大影响,而这种影响往往并不是好的方面……  

Richard Tuschman-还原大屠杀前犹太人家庭平凡日常

来自美国的著名摄影师Richard Tuschman就这一题材拍摄了一组由17幅作品组成的图片小说,讲述了1930年波兰克拉科夫犹太家庭的平凡日常。  

Andrea Bonavita-几何构图梳理这世界

Andrea Bonavita来自意大利,1996年时他接触到滑翔伞这项运动,而在2006年时,他开始尝试在滑翔的同时进行摄影创作,希望能让自己的孩子看到……  

Vassilis Pitoulis-来自古老国度的人体秘密

摄影师Vassilis Pitoulis来自希腊雅典,擅长拍摄人体艺术。充满质感与性感的画面快速的抓住观者的眼球,而也许是因为来自希腊这个古老的国度。  

他开着外婆的道奇车四处环游

Travis Burke来自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在他28岁时,他改造了外婆的道奇山羊,开始了VanLife。更多VanLife图片可以移步与车为伴,四海为家……  

Andrea Star Reese-印尼监禁精神病人的封闭牢笼

摄影师 Andrea Star Reese的作品「Disorder」拍摄位于印尼的精神病家庭、收容所、医院等精神疾病患者照片。  

[摄影奖项] BLPA英国生活摄影比赛2015冠军作品赏

2015英国生活摄影比赛(British Life Photography Awards)已经公布了比赛结果作品,这次的冠军得奖者为Elena Marimon Muno一张摄于巨石阵的作品「Past Present」  

航拍镜头下,那些被遗忘的飞机和轮船

随着航拍和运动相机的日渐普及,摄影师们的视野从未如此广阔。而那些坠毁或者退役之后被人遗忘的飞机或船舶们,不管是沉溺于水下,还是深陷泥沼……  

Peter Stewart-追寻亚洲最美的夜景

Peter Stewart是一位来自澳洲的旅行家和摄影师,现在他旅居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只要他的护照允许,他就愿意赴汤蹈火地去拍摄城市风景。  

LORLEON-大气不失性感的美人

荷兰摄影师LORLEON,擅长超现实主义人像摄影。他的作品充满丰富的想象力和浓郁的艺术张力。创造未来,放飞梦想,是他对于人像摄影的探索。  

[摄影奖项] 第13届Smithsonian Magazine摄影大赛

美国杂志Smithsonian Magazine早前公布了13届入围作品。这次比赛共收到了来自168个国家、46,000份作品。其分组包括自然、旅游、人文、手机摄影等等。  

[摄影奖项] AsiaWPA国际婚礼摄影大赛得奖者诞生

由世界各国一流婚礼摄影师组成的「亚洲婚礼摄影师协会」 举办了全球奖金最高的婚礼及人像摄影比赛「AsiaWPA 国际婚礼摄影大赛」共吸引了……  

影像纪录伊朗千古建筑的超华丽天花板

摄影师@m1rasoulifard把镜头,集中于伊朗古建筑的超华丽天花板,这些建筑主要为宏伟的清真寺,又或是皇宫,甚至学校。  

国家地理杂志那些你从未见过的首次披露的照片

《国家地理杂志》之所以被专业与业余读者追捧,原因就在于它记录了一个时代的存亡与变迁,也见证了一代人的生活与成长。  

[摄影故事] 这些历史照片中,无处不在的诡异影​​子

这些1920到1970年代的菲林照片,其共通点是所有照片中,都有一名戴帽男人的影子出现,集合起来看画面非常诡异…  

Aaron Sheldon-一小步是巨大的飞跃

Aaron Sheldon是一名街拍、红外、商业摄影师,而之所以会拍摄这样一组作品纯粹是源自于他那四岁的儿子坚定的认为自己是一名宇航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