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事件盘点-动荡2011年

今年,动荡成为西方民主国家的一个日常面貌:不论它们是和平的(大多数都是这样),比如占领运动(the Occupy movement),还是暴力的,比如伦敦骚乱。同样的不安也浮现在市场上,这可能导致强烈的振荡。西方国家重启经济和控制债务的能力决定了2011年是否会被记载为一个谷底——抑或是更坏的什么的开端。

我们要拯救欧罗巴

John Thys / 法新社-Getty Images 2月4日 布鲁塞尔

他们会被颂为英雄还是贬为罪人?现在下判断还太早:为了拯救欧洲大陆的经济,法国总统萨科齐和德国总理默克尔正在与顽抗的德国纳税人和不妥协的希腊人(包括已经辞职的前总理乔治·帕潘德里欧)一战

经济过山车

Stan Honda / 法新社-Getty Images 8月4日 纽约

年关将至,市场形势和年初并无大异。但是你永远猜不到它剧烈的振荡。眨眼之间,财富爆棚,再一眨眼,灰飞烟灭。面对不景气的世界经济形势,市场就这么玩儿。八月,道琼斯指数在一天之内跌到了让人蛋碎的513点,然而旋即又杀回之前的点位。

一脸沮丧

Jewel Samad / 法新社-Getty Images 7月22日 华盛顿

国会上的僵局从来没有像今年夏天那时那么棘手。随着美国国债期限日益逼近,协议却几乎毫无进展。奥巴马总统发表演说,说他很自信美国不会违约。然而,他脸上的表情却很难让人放心。

左派崛起

Gregory Bull / 美联社 10月14日 圣迭戈

几乎没人预期他们会胜利,但是在华尔街附近支起帐篷的抗议者们已经成为国家话语的一个旗帜,也激励着全世界的人们跟随他们的潮流。组织者被反企业(anticorporate)的情绪支撑着,他们的目标是高举左翼的旗帜,与茶党抗衡。

雅典的混乱

Giorgos Moutafis 10月19日 雅典

希腊的国际债务人要求希腊采取严格紧缩政策,削减开支,但是政府的选民们反对大规模削减公共服务。这导致了防暴警察和愤怒的公民之间的激烈冲突,上图就是一例——10月,雅典的议会大厦外发生冲突。

巴塞罗那染红

Emilio Morenatti / 美联社 5月27日 巴塞罗那

五月,激进分子在巴塞罗那露营了几周。这只是全国范围内的游行示威的一部分——西班牙面临着高失业率和种种经济困境。几个月之后,占领华尔街的抗议活动占据了美国报刊的头条——财政上的挫折并不是它们之间唯一的共通点。西班牙的防暴警察在执行清理广场任务时,使用了警棍和橡胶子弹——抗议者染血,被拖离广场。

红红粉刷匠

James Akena / 路透社-Landov 8月17日 坎帕拉 乌干达

不,你看错了,这不是一个迷幻的舞蹈派对。8月,北非的大规模行动激励了乌干达人走上坎帕拉街道,抗议食品和能源的高价格。乌干达的警察在面对示威者时动用了水炮,颜色鲜艳的弹药充溢了城市。

 

燃烧的伦敦城

WENN.com 8月8日 英国克里登(注:位于伦敦附近)

似乎莫名其妙地,他们就爆发了:几个炎热的夏日夜晚,暴乱者如洪水一般席卷英国——他们打碎窗户,劫掠商店,纵火大楼。在失业率高企、希望却渺茫的时刻,这些骚乱重新提醒了英国人那些已被忘却的贫穷的都市青年的存在。

本站所有图片都来自互联网,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gao@imgii.com

请发表您的评论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