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张钰:边界

张钰,哈尔滨人。今年23岁,现就读于天津美术学院摄影系。喜欢真实,多拍纪实。常用数码相机5D Mark II和胶片机LEICA M6。当然也像其他大男生一样,爱好篮球和足球。

他4岁开始学画画,一直学到19岁。10岁去北京参加全国小画家夏令营,拿着小舅的傻瓜相机,既兴奋又小心翼翼地拍每一张照片,拍完一卷之后,小舅给他拆卷,而里面却是空的,当时特别失望。那便是他第一次正式接触相机,也从那时候开始,知道了怎么使用相机。

因为喜欢摄影,常常会从天津赶到北京去看各种展览,有时候只为了看一个特别欣赏的展览而去,而且只看一个。去年11月去798观看筱山纪信老师的展览,去早了本以为进不去,但当他告诉画廊的工作人员他是特地从天津赶过去的时候,工作人员通融地让他进去看了发布会,那是他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日本摄影师。如果说有什么让他印象特别深刻特别激动的经历,那便是今年7月在北京草场地观看的荒木经惟的感伤之旅的展览,看现场的感觉,很震撼。

我把他归结为带着如同荒木对阳子一般的爱,以森山的拍摄手法去记录下生活点滴的青年。

>> 张钰点点主页

子陌:说说对你影响比较大的摄影师吧。
张钰:荒木经惟和森山大道。我还做了关于两位大师的一个博客http://huangsenbuluo.com/。他们对我的影响特别大,要不我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兴趣继续下去。

子陌:为什么会特别喜欢他们?
张钰:觉得真实,一种街拍的真实,完全地记录了在日本的生活状态。

子陌:他们的片子触动你的地方在哪里?
张钰:先说荒木吧。第一次看到荒木的片子,就觉得这个老头真特别,真个性,真不同于其他摄影师,戴副小圆眼镜,两边头发翘翘的,看着像个大猫!后来慢慢了解他,他的片子其实一点都不色情,完全是因为他老婆阳子去世了,他才去拍那些花啊,生殖器之类。还有就是荒木对阳子的爱,让我感触很深。尤其在看过荒木为阳子拍的电影《东京日和》,重现了他与阳子的故事,家里的阳台上一直放着阳子的照片。

子陌:也是因为在现实里,这样坚贞如一的爱越来越少了罢。
张钰:嗯,对,他对阳子的爱一直都在。

子陌:那再说说森山。
张钰:森山就是拿个小相机,在大街上溜达,完全真实地记录新宿,最真实地记录下来所看到的一切。

子陌:所以在你的片子里能看到他们的影子,街拍,胶片,粗颗粒,还有猫,是不是在模仿?
张钰:其实我也不是故意在模仿他们。只是从他们的片子里面学到了很多真实的东西,然后我也在拍我自己看到的真实的东西,一直在记录我看到的东西。猫也是我经常拍的,猫也会摆出各种表情,而且不会拒绝你。

我想我的片子里也有自己的味道,我的初衷是用我手里的相机去记录下我的家乡,记录下我生活了20多年的地方,因为每一年都有变化,而每张照片都是永恒。

子陌:其实拍摄之前的想法很重要,也就是你所说的初衷。
张钰:其实每次拍摄的感觉都不一样,现在的拍摄就是拍属于自己的东西,也不是太多的盲拍了。其实有时候背着相机出去但是没有能抓住眼球的东西,反而有时候没有带相机却能看到那些感兴趣的想要记录下来的东西。有时候想去记录下来的东西,得反复拍,我试过一个东西反复拍一卷,但还会觉得一卷都不够。

子陌:拍完会被自己的片子感动么?
张钰:有的会,不是每一张都会。

子陌:那拍完之后,会在学校里互相传阅讨论交流么?
张钰:没有哦。我有时候会拿给老师看看。大多数还是通过网络发布,让大家来评论。大多数都是积极向上的意见,比如鼓励我继续拍,或是延续这个风格拍下去。

子陌:但是来评论的未必专业,有时候好话是毒药。
张钰:嗯,所以我也不会拿他们说的这些当回事。还是会坚持自己的拍摄。不是每个人都能喜欢你的东西,只要你自己喜欢就好,别人喜欢就是锦上添花。但是说到底,还是得靠自己。

本站所有图片都来自互联网,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gao@imgii.com

5 评论

  1. 子陌:

    祝愿张钰能实现他的理想。

  2. 谢谢张钰。

  3. 感谢拉!

  4. 哈哈 老张 给你顶一个 加油啊 我都好久没拍照了

请发表您的评论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