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Jean Yang:真实的影像生命力

Jean Yang,杨君瑀。台湾出生。现在上海开班教授摄影。

美国加州布鲁克斯摄影学院科班出身。那个年代,那所学校毕业的学生都会很骄傲地说自己是专业摄影师,“专业”并不仅仅说明自己靠摄影吃饭,另一个意思是要求自己的作品从第一步构思到最后一步呈现,都要注意每一个细节,达到标准的完美。因为那还是胶片时期,学校技术严格要求到精准,难度也比较高。

从小学习绘画,后来学习空间设计、平面设计、商业摄影、多媒体交互式设计、美编、动漫、印刷,很多知识是因为工作的关系和跟着科技进步自学的。称得上是勤奋好学又与时俱进的阿姨级摄影师了。

就像多数的摄影爱好者一样,年轻的心对如何把美景用那台小机器记录下来很好奇,在同侪间比较又觉得自己有点天分,又因为当时还没有计算机绘图,做美术设计的过程很枯燥,所以出国念书时就抱着有点偷懒的心态选择了摄影作为主修项目。

专业摄影的精力要专注在商业形态方面,硬件设备和准备工作也都是朝特定的方向,所以一直以来,她很少像一般摄影人那样没事拿着相机,有题目或没题目地、不求回报地拍。 甚至,后来,旅行她都不想带相机。 直到有一天,她妈妈给了她一台想淘汰的小卡片机,因为轻巧就带着去旅行,放下所有的技术,只做观察,她才发现摄影真正的乐趣。

>> Jean Yang 博客

子陌:在您眼中,怎么样的片子算完美呢?

Jean Yang:前面提及的“完美”是制作流程的完整性。 评论影像内容,我喜欢用 “影像生命力”来衡量一个影像的价值,看现今网络影像泛滥成灾。 如果你拍一个影像,自称为作品,你自己可以盯着看很久,3年后,拿出来你仍然还可以盯着看很久。 如果陌生人看你的作品也跟你一样,子子孙孙也一样,那应该称得上“完美”了。 现在取得影像太容易,如何延长影像生命力就变成一个重要的课题。

子陌:您说,放下所有的技术,只做观察,才发现摄影真正的乐趣。我想请问一下,这个乐趣怎样理解?

Jean Yang:因为商业摄影最终要以印刷呈现的关系,需要高质量影像,所以,我一直是使用中型以上的相机。单反也只有在初学摄影时玩过,和后来买数码单反也玩一下,就直接跳到带卡片机旅行。 所以,突然拿小相机取景觉得超级方便和快速,什么可能性都在瞬间取得,有趣极了。 小相机就像现在流行的手机拍摄一样,机动性高,容易对焦,甚至可以一只手操作:从开机、构图、调整补偿值、对焦、按快门。 没事拿着玩,可以发现令自己惊奇的角度和构图。LCD预看曝光的改变迅速,常有潜藏的光影效果。 也正是这种预看功能,开始了影像创造的时代。 当然,如果没有判断影像好坏的素质,相机只是一个工具。

子陌:在您行摄过程中,有没有让您印象特别深刻的事?

Jean Yang:最近的,今年2月去摩洛哥旅行,因为回教国家的关系,民风保守,他们不喜欢观光客拿着相机对着拍。有一个早上,在菜市场街,我想拍一个老太太黑布蒙着脸,在肉摊前。 突然,肉摊老板很凶地指着我大声喊 “No Photo!” 老太太也转身过来怒视,路人甲乙都看着我,就在那一瞬间按下快门,然后,没事似地走人,那时真庆幸自己用小相机(单反快门声音大)。。

子陌:您现在教授的摄影是商业形态的摄影还是哪方面的呢?在编哪些教材呢?

Jean Yang:目前教学都是业余,以摄影基础为主—所有摄影都是相通的基础。内容有摄影技术和原理、美学、评论、呈现。 是扎根式的基础,其实内容太专业,适合有经验的摄影者,但参加者多是非常初学者,因为经验不够吸收有限。

为此,最近我新编的课是针对非常初学者的一般问题,以美学为主搭配曝光原理和最后整理大量的图片,技术原理暂时摆一边,让他们先享受观察的乐趣,培养兴趣再进一步了解理论;玩摄影如果不深刻理解技术原理就走不远。 如果工作太忙不常常拍照,到底10堂课一时的理解理论容易,要做到真正的融会贯通是不容易。 摄影其实不难,但又比一般人想象中要难一点。

子陌:能和我们谈谈我国艺术教育么?您跟我提过我国启发式艺术教育的缺失,您觉得我们可以如何去弥补呢?

Jean Yang:其实,我也不是单指国内,不如说华人社会。六岁以下的儿童,华人父母还会给小孩一支彩笔画画,长大后,若小孩要当画家,我想很少父母会发自内心的开心,除非有人保证小孩一幅画可以卖到上百万。 华人多是很近利的,谁叫我们中国近代太多动荡不安呢!

开启创意力是一个科学教育的方法,不仅用在绘画、艺术,如科学、科技、食衣住行都需要我们利用创意力的模式去开发。 它不是一天两天可成,应从小培养,成人开启是比较慢,但总比永远不开得好。

子陌:对于一些新入门的摄影爱好者,学习的这个过程,您能给我们提供一些建议么?

Jean Yang:网络上真的什么知识都有,我真的很拜服,有这么多善心人士做这种不求回报的贡献(我也是一员)。说实在话,技术容易,艺术难。你可以网上自学摄影技术,但审美观念在一开始就要奠定良好的基础,不然,网络上同好交流 “你好我好大家好”很容易迷失,一但被定型就很难再修改,然后,就会像一个包袱一样,背着难过,想丢又丢不掉。 虽然我很想教专业,但正因如此,我也很喜欢教非常初学者,像一张白纸,通常在第3至4堂课时,就会有突破性的进步。

以上这些片子,都是Jean Yang年初在摩洛哥旅行时拍摄的,用的相机是Leica D-LUX5,俗称口袋机,功能和控制完备。 镜头比较短,感光度很高,很适合快拍,旅行很方便。 这10张片子,以表达当地的人物为主。 Jean Yang喜欢拍人文,尤其女人,因为在仍保有传统特色的国家里,女人的服饰和生活上的行为更能反映当地的文化。

Jean Yang所拍摄的片子,给我的感觉是真实而自然。 没有明艳的色调,也不带入太多情绪,这正如她自己所说的那样,“放下所有的技术,只做观察”,然后找到摄影的乐趣。

安德烈·巴赞曾经揭示,摄影的实质“不存在于得到的结果中,而存在于达到这个结果的过程里”。 他提醒人们对影像的获取过程予以充分的重视,并告诫:这一过程或许是真实被剥落的重要环节。 而从摄影术诞生起,摄影到底是不是艺术,一直充满了争议,就是因为摄影太过接近于真实的世界。 摄影的真实价值是什么? 当被摄物未经人为的安排、设计与虚构,当影像不因为技术或艺术的手段而偏离实体状态或者模棱两可,当时间的尘埃将一切掩埋,而我们透过影像,依然能触到事件真切的脉动,闻到人物可感的呼吸时,这便是摄影的真实价值所在了罢。

Jean Yang说:“照片看得太多,影像人对影像记忆和分析容易,拍照时一看到特定的景就会不知不觉受到记忆的影响。 ”当我们看了大量作品以后再去拍摄,这个过程里,就需要我们克服记忆固着,去寻找新的视角。 因此Jean Yang也提到了启发式教育、创意力培养方面的问题,无疑为摄影教育提供了新的思路,而从中我们也看到,除去天赋,摄影创作所存在的无限可能性。

(本篇访谈所有照片由Jean Yang提供并授权使用,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所有图片都来自互联网,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gao@imgii.com

2 评论

  1. 摄影的真实价值是什么? 当被摄物未经人为的安排、设计与虚构,当影像不因为技术或艺术的手段而偏离实体状态或者模棱两可,当时间的尘埃将一切掩埋,而我们透过影像,依然能触到事件真切的脉动,闻到人物可感的呼吸时,这便是摄影的真实价值所在了罢。

  2. 谢谢杨老师。

请发表您的评论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