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潘晓春:途中遇见生活

Stevepan,潘晓春。42岁,居南京。走在路上的自由摄影师。

擅拍人文,擅用色彩。凭直觉捕捉那些稍纵即逝的瞬间。接触摄影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对stevepan来说,喜欢上摄影,其实没啥机缘什么的,只是不知不觉就喜欢上了。

现在的器材是5D2,镜头:14mm,35mm,24-70mm,70-200mm,100mm,2支闪光灯。

>> 潘晓春 个人主页

子陌:您说您是不知不觉就爱上了摄影,那您会不会无意识地去拍些片子,还是说每次按下快门之前都有所思考?

潘晓春:我拍片子的时候并不会思考太多,往往凭直觉。当一幅画面吸引了我,此时我考虑更多的是,能够拍下那一瞬间。好的瞬间是稍纵即逝的。

子陌:看您的片子,虽然有些表达很现实,但我还是会觉得有一丝温暖。记得您说过,希望自己的片子可以打动人,那么在您自己看来,您的片子最能打动人的地方在哪里?

潘晓春: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啊。我的片子肯定是能打动我的,至于能不能打动别人,还真不太好说。现在的的图片太多了,人们对于片子的要求越来越高。我只能尽量拍得和别人不一样。如果说打动人,我希望自己片子里的,一些细腻的东西,让人能心有所动吧。

子陌:您的片子里,比较多会出现老人和孩子,是不是他们更容易突出您所要表达的意思?您在拍摄时对被摄人群的选择有没有什么标准?

潘晓春:儿童的天真和老人的沧桑可能是吸引我的原因。他们是人生的两端,看着他们更容易让人心生感慨!我对拍摄对象其实是没有什么特别标准的,画面内容吸引我,我就会端起相机。

子陌:有很多片子,比如乞讨的小女孩,推车的工人,骑三轮车的车夫,我们都知道他们不可能特地停下来摆好POSE等你去拍,但是这些片子张力十足,您是怎么做到的?

潘晓春:这些片子更多的是盲拍。只是在拍之前,把对焦点和曝光调到适当位置;拍摄角度,根据构图需要,控制好就行了。

子陌:我还注意到您的片子里,比较多出现一些小群体,比如成群结队上下学的孩子,聚在一起闲聊的人们,很想知道对于现代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您是怎样理解的?您又是怎么样处理在行摄过程中遇到的那些人际关系的?

潘晓春:现代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很融洽,还是有一定的防备心理的。特别是在国内。这是一种不太好的现象。正因为如此,我看到一些很融和的群体时,心里都会有一种特别放松的感觉。那种感觉暖暖的,很舒服!

在旅行的拍摄过程,会遇到一些事情的。特别是人文题材拍摄,因为你的直接对象就是人。一般我在拍摄时,如果别人拒绝,我会立即停止。有时候很想拍,我会和他们交流,得到同意,才伺机拍摄。当然我大部分的片子都是在对方不知晓的情况下拍摄的。肖像权的界定有时很难说,人文纪实片多多少少会有这样的尴尬。这也是纪实摄影争论的焦点之一。总之尊重对方是第一位的,然后才是拍摄。

老潘一路行摄,把他在途中遇到的生活展现给我们。生活在不同场合,不同人物身上,呈现出各种不同的面目。生活,也许在披着红色披肩的女子的盈盈笑意中,也许在那些敬着礼的小朋友的天真狡黠里,也许藏在放学少女的神秘面纱下,又也许在车夫为生计而奔波的艰苦辛酸里,在围坐一道耍着古玩的老者的悠闲里……而老潘对画面色彩的调度,无疑又增添了生活的厚重感和生命的质地,也许还暗含着对这些生活斗士的敬重。

老潘说,他只不过凭直觉按下快门,但照片本身却具有了叙事性,我想大多数人也许会像我一样,去拼凑画面背后的故事。可以想见,若非对生活充满体悟,断然拍不出这样触动人心的片子。虽然我们都知道生活的本来面目是平淡而真实的,但镜头里那些毫不做作的眼神,还是会挑动我们的内心,让我们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状态。大概只有将镜头融入生活,摄影才有可能成为“生活中的艺术”。而生活,在途中,也在我们身边。

(本篇访谈所有照片由潘晓春提供并授权使用,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所有图片都来自互联网,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gao@imgii.com

2 评论

  1. 超爱这种有故事的照片。

  2. 谢谢老潘。

请发表您的评论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