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SONG TSE:始终爱着这个城市

SONG TSE,姓谢,名劲松。八零后,独立设计师。

劲松第一次接触摄影是在高中时期,那是参加学校的课余兴趣活动。因为当时没有器材,所以也只是接触和了解,实际上并没有实践。进入大学以后有了摄影课,他才有了自己的第一台凤凰。课程时间很短,学得很浅,且当时的兴趣和精力也主要在设计上,所以拍片也不多。出来工作多年后,在零七年才真正意义上开始疯狂地玩摄影,几乎每个周末的时间都被相机霸占了。当然,平日工作之余也是。

SONG目前使用的机子是5DII ,之前有用Pentax K10D和Me Super. 几乎都是用手动定焦头。 35mm,50mm,85mm焦段最常用。

摄影,对于SONG来说,只是闭上一只眼睛用另外一只眼睛透过镜片去看这个世界的方式。这个方式的背后是过去生活经历的回味和对未来的思考。以及,对这个世界的美和对生活的美的热爱和追求。通过镜头用自己独立的眼光和方式去发现,去思考,去记录,去表达这一切。摄影的确就是用光的艺术。常常需要再融入好的创意或完美的构图,或赋予其内在和故事。

>> SONG TSE 个人主页

子陌:有没有哪个摄影师对你的影响比较大?

SONG TSE:我职业是设计师,虽然个人兴趣所涉及的领域也比较广。但对摄影界的各位大师其实了解并不多,所以也说不出来哪位摄影师对我的影响比较大。我的大部分摄影作品都是来自对生活的观察,理解,表达。受个人直觉的影响最多吧。

子陌:为什么比较喜欢用黑白来表现?记得你提过摄影是用光的艺术,是不是用黑白更能体现这样的特点?

SONG TSE:关于黑白,其实不少人问过我这个问题。是的,摄影就是用光的艺术。我大部分作品都是黑白,那是因为我觉得黑白能让人更专注,让人更冷静。或者可以说是让照片专注去表现其本身的东西,比如光,比如型,比如内在……

子陌:你所有的片子,都是用一个字来做标题,这是不是也暗合了“摄影是减法的艺术”之说?同时,这是难度很大的一件事,会不会有时候找不到相应的字来包含你所要表达的意思?

SONG TSE:“摄影是减法的艺术。”你说得很对。其实不只是摄影,设计也是,我们的生活和社会也是在拼命地加完以后再努力地做减法。“简”是最美的,它和“单纯”一样。尤其是在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个越来越“繁”的世界里。

关于“一字标题”,其实是我过去有段时间写blog时留下的习惯。我喜欢汉字,每个字都相当有意思,不同的人不同的地方用意也不一样。其实给照片取名有时会挺难到我自己,哈哈。不过大多是以前的片子。现在拍摄的还好。因为在拍的时候其实就有想好取什么名,常常还有熟悉我的朋友也主动帮忙一起想。不过我只能说尽量去让字和图吻合。

子陌:你拍的城市,没有宏大的建筑群,也很少交错复杂的道路,你是怎么来解读城市的?

SONG TSE:我们生活的城市很拥挤,建筑很多很高也很乱,道路也很交错复杂。这是现实,这很难改变。其实早些年我也有拍摄那样的场景。慢慢的,片子和人一样在变,和刚才说的“简”一样,和生活一样。有人说我是在努力逃避现实。他们这么说也对,我对现实对这个城市有太多的不满,但是我在摄影这块能做的,只能是让镜头避开那些繁乱和肮脏,避开复杂和拥挤,劈开不愿看到的一切。

其实,我是觉得我们的生活需要更有秩序,更有规律,更简单,更方便。而城市就是让大家能在享受现代都市生活的同时不应有那么多的“累”。我记得有一张照片,是拍摄的世博期间的夏天上海的天空,大大的棉花糖似的白云在蓝天下漂浮着,城市在最下方。我一个打算离开这座城市的朋友对我说:“我从来没有想过,在你眼中,上海竟然可以美成这样!”。其实,在那张照片,还可以解读点别的。

子陌:从你的片子,我读到一种孤寂,可能这和构图有关,所以会有这种情绪在里面么?

SONG TSE:看来这种情绪的确不浅了,哈哈。是的,这种孤寂源于内心深处。有人看过我的星盘,说有一种特别强大的孤独在我生命里。也许别人听着玄乎,所以我们暂且先不说星象。其实我自己最清楚,这和我的个人的生活经历有着很大的关系。构图的形式也正是来自内心。其实,我能感觉到这种孤寂常常隐藏在被网络浸泡着的人们的心里。所以,也是一种反思。

“其实你始终相信梦想,虽然你常说你不信了;其实你始终爱着这个世界,虽然你常说世界很操蛋。”SONG的片子和文字,总是让我的脑子里浮出这句话。

我觉得SONG有着一种独特的平衡感觉,这种平衡在于构图的简洁干净,让繁乱的看起来简单,让无章的看起来有秩序。

虽然SONG自己说对城市有很多不满,但不满正是源于挚爱,当他通过城市这个社会空间的剧场与舞台,以独特的视角将我们熟视无睹的城市景象与生活细节凝固定影的时候,我们会清楚地知道他仍然充满热情地生活于所有的时间里,并且对这个城市爱得深沉。而当人在城市中所感受到的疏离与孤独成为一种创作的动力时,摄影就更是一种表达内心感受的利器。但是这种表达在某种程度上也确实为我们带来了感受城市的新的知觉方式。

我们不妨这样问问自己,我们用怎样的眼光去看待、用怎样的心去体察我们所生活的城市?我们与这个城市有着怎样的联系或冲突?在与城市的对话中,我们是不是找到了自己,并与城市达成和解?SONG的片子,便是他给出的答案。

劲松在点点上写了这样几句话:“我闭上一只眼睛,梦见灰色的过去。其实我是个诗人,不言的美谁能懂。”现实生活里,他用影像来作诗,懂他的人,终究会驻足而观。

(本篇访谈所有照片由谢劲松提供并授权使用,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所有图片都来自互联网,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gao@imgii.com

9 评论

  1. 其实你始终相信梦想,虽然你常说你不信了;其实你始终爱着这个世界,虽然你常说世界很操蛋。

  2. @SONG TSE,都说摄影师是“经过配备的孤独流浪的人”,看你的作品我能明白,你想用影像留下一个“乌托邦”,它包括一个瞬间,代表时间;一个位置,代表空间;甚至一种偷窥,代表心底的私欲。所以影像都是美好的。但是在你寻找美好的过程中,收获的影像是你的全部吗?你的生活也像你的作品一样非黑即白吗?

    • @Mia搞咩鬼,谢谢。你说的挺对。

      我们都在一直不停的寻找着美好,并且我始终相信自己会比身边的人更多一些。
      这过程收获的影像不是我的全部,而我的生活也并没有到非黑即白的严重程度。
      虽然,我的不少思维和行为常常会比较极端,但我会努力不断地去如何平衡它。

  3. 谢谢松。

  4. 支持~!

  5. 牛逼!

  6. 帮你顶,人还是厚道点好

  7. 完全支持你,大家都会顶你

请发表您的评论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